总编专栏
为什么论文造假层出不穷?
文 / 陈志文
2019-02-11
解决诚信问题当然是根本,逐步改变我们的功利文化传统也是根本,但这些都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过程,甚至是上百年的时间,目前最有效的,还是需要严惩,斩立决...

  翟天临在网上秀自己北大博士后录用通知时,绝没有想到他会因此演出另外一个连续剧:论文涉嫌作假。演艺界的大学霸,现在博士学位不保。翟是否涉嫌作假,最后肯定需要北京电影学院做出权威的学术认定,但更需要我们深思学术造假为什么层出不穷。

  想起两年前写的一篇文章,基本看法没有变,这里再次重发。

  翟天临涉嫌的论文作假,如果被认定,目前看是最低级的,是抄袭。比翟更高明的,大有人在。

  2016年,斯普林格大规模取消了来自中国的107篇论文,名校,名医院,名医成为重灾区。之前的2015年,斯普林格也曾经大规模撤销了一批做假的论文,在最后这一次取消时,斯普林格说的很清楚,是上次发现一些舞弊后,再次人工核查,又查出这么多。取消的原因都因为一个原因,涉嫌同行评议作假!

  什么叫同行评议作假?国际学术论文的出版管理有一个基本的审稿制度,就是同行评议。即让同行专家评价你的论文是否有价值,如何进一步修改等等。同行审稿人制度被公认为最科学的评价制度,也是国际学术界是一个通行的做法。因为隔行如隔山,尤其是一些新的,微观的领域,一些学术杂志并没有足够的专家库来完成同行评议,担心埋没你,因此一些学术杂志并不是完全依赖自己的专家库完成同行评议的,而是作者可以提供同行专家名单,选择使用,以帮助完善这个评价。我们被撤销的107篇文章,就是在这个环节上做了假,提供了假的联系方式(邮箱),甚至是子虚乌有的专家,目的就是自己评价自己,最后实现发表论文的目的。

  学术诚信是学者最基本,也是最低的要求,为什么这么多著名学校与医院的大学铤而走险?道理极其简单,可以获利,甚至是巨大的利益,而且成本很低!比如正高、副高的职称,有些人甚至还想过把教授的瘾,甚至更高荣誉,于是就不惜一切手段造假。有人批评说,大规模医生论文造假,实际上是因为不恰当地用论文评价医生造成的。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。医生忙于治病救人,一台手术几个小时,高强度的劳动,真的很难有更多时间做科研,但如果想更进一步,就需要论文了,于是就铤而走险。

  改变评价医生的尺子,可能会让医生在论文作假上的数量降低,但恐怕无法根本杜绝,更不可能改变我们更大范围的学者论文作假。

  早在2009年,《晶体学报》就发文宣布撤销来自井冈山大学两位教师为主的70篇文章,涉及该校以及中国一些高校很多教师,原因是晶体结构数据造假。根据近年国际学术论文不断的撤稿声明就可以发现,中国学者花样百出的论文作假,已经遍布各个领域,生化,医学等基础学科是论文高发领域,因此成为重灾区。

  其实论文作假,在国内早已完全产业化,大行其道,不仅限于学者。打开百度,输入论文两个字,铺天盖地都是代写代发论文的,中文核心期刊,SCI,不一而足。论文两个字已经成为百度最紧俏的热销关键词。同样,“论文查重”四个字也成为淘宝发布的2016年淘宝教育热搜的关键词。为什么要查重?怕抄袭被发现,找个软件自己先检查一下。

  有人说,论文频繁舞弊,是我们以论文评价人导致的,这句话根本经不起推敲。国外就不这样评价吗?与我们区别只是我们更惟论文而已,但绝不是不看论文,他们怎么就没有?

  论文舞弊走出国门,覆盖面更大的不是学者,而是我们的留学生。日前,在澳洲的悉尼大学,卫生间里贴满了代写论文的中文小,引起学生之间的攻击与争论,掀起轩然大波。澳洲政府近年已经多次抓获了代写论文,代为考试的留学生犯罪团伙。根据美国一个机构的调查,我们在美留学生,舞弊已经成为被退学的主要原因,上升势头明显。

  论文舞弊作假,几乎不分人群,也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,绝不是因为以论文评价人这么简单,有着更为深刻的社会文化特点。表面看是诚信问题,但再进一步,就会发现,实际上是我们过于功利化的文化特性的体现而已。只要论文能给我带来价值,我就不择手段,就如应试教育在中国大行其道是一样的,就如中学生追求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一样:学术论文在高校自主招生中有重要价值。2018年,河南考卷掉包案意外揭露出说谎的考生与家长为谋取自主招生资格,涉嫌发表剽窃论文,就是最新的一例。

  我们不拿论文评价,改变一个评价的尺子,你能保证这把尺子不会被作假?恐怕没有人敢保证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更进一步问一句:为什么会用论文数量去评价医生,评价教授学者?道理很简单,这种量化评价舞弊难度比较大,可以最大程度确保公平,就如我们用分数评价学生一样,不科学,但却可以保证最大的公平。只是万万没有想到,我们的学者在这方面也穷尽一切手段去作假,作弊,就如高考舞弊获取高分一模一样。

  舞弊既然是我们文化中的一个顽疾,那么直面解决就是。解决诚信问题当然是根本,逐步改变我们的功利文化传统也是根本,但这些都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过程,甚至是上百年的时间,目前最有效的,还是需要严惩,斩立决,让舞弊成本大到不敢尝试,不敢犯险,让舞弊者因此丢掉一切,职称,职位,待遇等等,甚至是法律的惩处。

  但可惜的是,我们因为种种原因,做不到。

  107篇论文撤销,正好给了我们相关部门一次严惩的好机会,杀无赦,以警示更多的人。

  但当年中国科协领导立即约见了斯普林格驻中国总经理,中国科协领导除承认作者等责任外,指责斯普林格出版方:2015年撤稿事件发生后,没有采取积极有效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发生,出版集团和期刊编辑存在内控机制不完善,审核把关不严格等问题,理应对此承担责任。

  中国科协这一说法的荒诞之处显而易见。西方学术z杂志的同行评议的审稿人制度,审核流程是基于个人诚信与自律为基础的治理办法,就如美国大学录取制度搞综合评价多元录取一样,让你自己提交资料。前提是不怀疑你会作假,因为作假的后果严重到无法承担。按科协的说法,难不成让国外学术杂志改变其上百年的学术审核流程规则,对中国学者单列一套“有罪推论”审核机制,你就不怕说对中国人搞歧视?

  对此说法做法,舆论哗然,有人评论说,这就像学生作弊被抓抱怨说你监考不严给了我机会一样。中国科协的这一说法,典型地反映了我们社会各界,无论在意识还是理念上,在舞弊这个问题上缺少了大是大非,总想强调一些场外因素,强调一些客观因素,给舞弊找理由。正是这种可怕的社会意识作祟,导致我们在舞弊发生后,多数没有斩立决,给予最严厉的惩处,让舞弊的成本过低,从而不断纵容舞弊的发生,这也才是我们学术造假层出不穷的根本原因。

  同样,河南那位说谎的家长与考生最后也平安无事,万一当年他们成功了呢?没有成本只能教唆更多的人说谎作假。

  当然,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,不仅仅是相关的权威部门,学术机构与高校缺少严惩的问题,淘宝上那么多代写论文的,我们又抓了几个?我们的论文查重其实在另外一个维度上看就是论文剽窃神器,我们又是怎样的态度?

  如果不严惩,不大幅度提高作假的成本,我们的文化,我们的相关制度在说谎作假上仍然宽纵的话,假论文必然还会层出不穷,只是下次再换一个主角而已!

简介
陈志文,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,多年重点从事教育改革与治理研究。
联系
手 机 扫 码 查 看

万喜彩票平台万喜彩票平台开户万喜彩票手机版